欢迎光临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夕阳红爱心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

夕阳红爱心基金

国外养老各国各有良策

  法国

  政府力推养老券

  众所周知,法国是欧洲典型的高福利国家。长期以来所形成的完善的养老制度,令法国人引以为傲。但据法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全法6580万人口中,60岁以上的人口超过22%。面对日益增多的老龄人口,法国政府于2006年开始发行“养老服务券”,旨在全面提高养老服务水平。

  养老服务券是法国特有的预付定值通用服务券的一种,企业和个人均可申请,使用者可使用此券向养老服务机构提出服务请求,申报家政服务人员的服务时段,并使用该券进行服务报销。

  记者采访了居住在法国加来省81岁的莫妮卡女士。她独自居住在自己的公寓,随着年龄的增长,日常生活中她遇到了越来越多困难。于是,她向全国家庭社保服务署申请获得了养老服务券。她告诉记者,申请过程非常简单,只要年满60岁,日常生活自理有困难的法国老人,都可以申请。而且,以后无需重复申请。全国家庭社保服务署还为她量身定制了互助计划,她现在只需支付30%的费用,就能请养老服务机构提供家政服务。莫妮卡高兴地告诉记者:“我比以前活得更安心,更幸福了,社区还为老人们组织了各种形式的老人社,丰富了我们的生活。”

  如今,法国政府通过减免25%的税收来鼓励更多企业和个人购买养老服务券。法国政府还计划提供更多优惠政策刺激养老服务券的使用,让更多老人以更低的价格享受更优质的养老服务。

  荷兰

  老人热衷居家养老

  虽然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,荷兰依然属于“少壮派”,但其迈入老龄化社会的步伐却并不慢。据荷兰中央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,到目前为止,荷兰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为16%;到2035年,这一数字将增加到26%。

  记者的邻居,年过七旬的斯内德·范·德扬先生自豪地说:“完善的养老保障体系,让我们不仅不必为生活担忧,还可以享受许多额外福利。”据记者了解,荷兰政府鼓励老人们在身体条件允许的前提下,尽量去过自己已经适应或喜欢的生活。这样,不仅能节省不必要的财政支出,还可以获得自尊。因此,大多数老人倾向于居家养老。

  荷兰老人一般不和成年的子女同住,目前有75%的老人由其配偶、亲戚、朋友、邻居照顾。凡购买医疗保险者,根据支付的保险金额,可享受由相关部门提供的不同等级的服务。其间,家庭医生起着重要作用。作为居民健康的“守门人”,家庭医生会定期跟踪监测服务对象,若老人出现身体异常,也可随时打电话告知家庭医生,评估后如有需要,家庭医生会定期派护士上门给老人测量各项基本身体指标。根据医生开具的证明,老人可以向相关政府部门提交申请。比如不能生活自理的老人,可以申请专人负责一切生活事宜。

  除此之外,各福利机构、教会中的志愿者也是居家养老服务的“生力军”。其提供的服务和组织的活动种类繁多,有些城市还专门设置了每周一次的老人购物日。服务公司会提前一个月将行程寄给老人,有兴趣的老人可提前报名,当天,公司会到老人家里接他们到商场购物。社区里也会经常组织活动,老人们一边聊天,一边打球,不亦乐乎。

  日本

  按体质选养老院

  伴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,日本不断完善养老设施。为此,日本政府通过立法来保护老人晚年必须享受的合法权益。

  日本最早的养老院建于1895年。一名英国人在东京建立了日本第一所只接受女性的养老院。此后,日本政府将养老院纳入政府机构,并通过颁布《生活保护法》将老人院的称呼改为老人设施。1963年,日本又制定了《老人福祉法》,将老人设施改为“老人之家”。目前,日本的老人之家趋向多样化,老人们可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、经济条件进行选择。具体分为两大类:一种是政府建造的老人福祉设施,一种是收费老人之家。法律规定:老人福祉设施主要包括老人日托服务中心、养护老人之家、特别养护老人中心等。这些设施针对老人的身体情况和需要提供服务,比如,是否需要全程看护,能否自己洗澡等。费用则全部由国家保险承担,为老人解除了后顾之忧。

  由于老龄化日趋严重,日本政府设置的养老设施已无法满足需要。民营收费养老院越来越多,大致可分为“带全看护”、“住宅式”和“健康式”三类。入住收费养老院同样可享受国家保险,但政府向个人支付的保险费直接由养老院领取。

 新加坡

  以房养老形式多

  新加坡是一个房屋自有率很高的国家,自独立以来,政府一直鼓励国民尽可能购置房产。为此,政府推行多种补贴政策,对购买自用房者实行税收优惠。由于政府的倡导,新加坡国民的房屋自有率高达90%以上。新加坡政府推行这一政策的目的是基于以房养老的考量,政府鼓励国民在年轻时努力工作,尽量拥有自己的房产,等退休后,房子可以作为维持生计的来源。若一个人年轻时购置了一套私人公寓,退休后可将其置换为普通组屋(相当于中国的经济适用房),以大换小可获取一笔不菲的养老金。若一个人年轻时因经济实力有限,只购置了一套组屋,那他退休后可将其中部分居室出租。鉴于有些老人嫌出租房子手续麻烦,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制定了住房回收政策,即政府以市场价将老人的房屋产权买断,一次性支付房款,而老人仍然享有居住权,直至去世为止。